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> 黨群視窗>> 黨建之窗>> 黨員風采
呂榕麟同志先進事跡
【發布時間:2013-03-22】 【作者:/來源:】【關閉窗口】

 

呂榕麟,男,山東濟南人,1963年12月出生,1990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大學文化,小學中學高級教師。1983年師范專業畢業后從教,1993年任福州師范一附小副校長,2000年3月任福州群眾路小學校長,次年3月兼任學校黨總支書記。系福州市第十二、十三屆人大代表,福州市人民政府特約督學。先后受聘擔任中國教育學會理事,中國教學學會小學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,教育部小學校長培訓中心暨北京師范大學教育管理學院兼職教授,云南省“榮譽校長”等。2012年12月4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,年僅49歲,被福州市委追授為“福州市優秀共產黨員”。
呂榕麟同志長期扎根小學教育一線,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,在平凡崗位上創造了不平凡業績。曾榮獲全國一級星星火炬獎章;被授予福建省“新長征突擊手”,特級教師稱號,獲福建省教育系統先進工作者、中小學優秀校長、優秀少先隊輔導員、先進德育工作者,福州市“十佳”校長、“優秀人才獎”等榮譽。十多年來,他夙夜在公,殫精竭慮,將一所普通學校建設成為全國和諧校園先進校,福建省示范小學、文明學校、素質教育先進校、基礎教育課程改革先進集體,付出了畢生心血與智慧。他以堅定的政治信念、頑強的意志品質和忘我的獻身精神,譜寫了小學校長、人民教師、共產黨員的時代凱歌,是新時期教育戰線的“鐵人”。
呂榕麟同志襟懷遠大、開拓奮進,確立教育家辦學理念,是一位杰出校長、杰出人才。群眾路小學創建于1985年,辦學時間短、歷史積淀少,他任該校校長13年來,博采眾長,促成學校與北京實驗二小、中關村三小,深圳南山實驗學校等名校建立了長期合作伙伴關系,學校教育教學管理始終走在時代前沿。他始終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,帶領班子成員和中層干部、教師,認真學習黨的創新理論和國家教育發展“規劃剛要”,以理論清醒促進辦學思路清晰,實現從“規范有序”到“培育特色”,從“張揚個性”到“文化自覺”,從“積基樹本”到“自我超越”的三次華麗轉身,辦學思想凝練為“共生發展、精致管理、和諧致臻”。他長期致力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進教材、進課堂、進頭腦“三進”實踐,狠抓素質立校工程,結合實際構建茶藝、國粹藝術、生活科技等成體系的校本課程,學校形成了寬廣的教育視野、科學的辦學思路、完備的教學體系、鮮明的學校特色,獲國家級榮譽6項,省級榮譽12項,小學辦成了大教育。他著力營建學術思想氛圍,創新教育教學方式,2000年主持創辦學?!敖處熥x書會”,2009年組建“教師學習共同體”,多方籌措資金興建、改擴建了一流的學術報告廳、圖書館、科技體驗室等場所并免費對外開放,先后引來國內外數百場次的名師教學研討、講座、論壇等,使學校成為福州教育的“百家講壇”。他精心探求教師成長機制,幫助每個教師量身訂做個人成長計劃,對青年教師實施“三年成熟、五年成才”的“湯圓計劃”和“從明星到名師”的“滾雪球計劃”,十年來學校先后有32人次獲全國教育教學比賽一等獎,40多人次獲省級比賽一等獎。他長期探索學校制度文化,“十年磨一劍”,總結出服務、人文、精致、創新的管理文化,關愛、協作、品位、超越的教師文化,求真、體驗、個性、激勵的課程文化,樂學、生動、互助、向上的學生文化等“四位一體”的學校制度文化體系,編撰了《制度建設與管理實務》《共生發展和諧致臻》兩本小學辦學思想與實踐著作,矢志為學校興旺發達積蓄正能量,被譽為“教育家型校長”。
呂榕麟同志為人師表、甘為人梯,用師道大愛立德樹人,是一位資深教師、資深專家。呂榕麟從教之初是音樂、思品老師,他愛崗敬業,以師道大愛立德樹人,29歲即出任分管德育的副校長,后相繼擔任中國教育學會中小學德育研究分會副會長,福建省學校德育研究與指導中心專家組成員,主持國家“十·五”“十一·五”德育課題研究并獲贊譽,是一位頗有建樹的德育專家。他鮮明提出潛能激勵型學生觀,倡導“多一種評價,多一個人才”理念,最大限度設立衡量學生潛質的“標尺”,廣泛開展“成長杯”活動,評選“運動之星”“勤儉之星”“孝老之星”“尊師之星”“助人之星”等等,讓學生人人體驗成功的快樂,形成積極的成功心態,促進了學生德智體美均衡發展,學校先后培養出4位“福建省小科學家”,9位少兒電視臺小主持,3位少兒小作家等人才。他秉承厚德載物的師道精髓,將“經師名師人師合一”作為執教的最高境界,從我做起,以身示教,校內校外一個樣、課中課后一個樣。一位學生“特立獨行”,他多次召開教學個案分析會,特許孩子家長跟班陪讀,最后使孩子出現明顯變化;一位學生患腦瘤需手術治療,但家庭無力支付高額醫療費,他向全校師生發出捐款倡議,并第一個捐款,為這位學生募集善款16萬元。他奉行“教學質量是命脈”,三十年如一日,把登臺授課、學科研究作為自己最幸福的事業追求,每年平均授課量近百課時,生命后期他把教研會開到病床前,直到無法踏進校門,學校教育教學呈現“一花引得百花開”的生動局面。他一以貫之抓好少先隊建設,學?!百p識的目光”和“愛的叮囑”的墻報,就是他與少先隊工作的同志一道反復研究,從過去的“紅榜批評”“黃牌警告”演繹而來,現已成為學校一道美麗風景線。2011年3月,李長春、孫春蘭等領導到學校視察,參觀了學?!皵底智嗌倌陮m”,對學校素質教育予以充分肯定。
呂榕麟同志披肝瀝膽、夙夜在公,用生命譜寫教育之歌,是一個模范黨員、模范干部。49歲人生、30年執教生涯,他以夙夜在公、勤勉工作的形象贏得廣泛贊譽。早在2006年的一次體檢中,呂榕麟就被確診罹患膽囊息肉。隨后幾年,他執意隱匿病情堅持工作,直到2011年4月在組織發現、催促后才去作手術摘除,結果膽囊息肉惡變為膽囊癌,錯過了寶貴的初始治療時機。他舍小家顧大家,愛校如家。三次手術乃至生命進入最后倒計時,心里只有學校,只有教育,第一次膽囊摘除手術后第四天他就“溜”回學校上班。他的主治醫生說,從當初的發現膽囊息肉,到后來的高度懷疑癌變,這中間有六年時間,如果他能及時就醫、及時手術,如果治療過程能把工作拋開,或許最終的結果就不是這樣。同為校級領導的妻子林愛秀說,他晚上哪個點能回到自己家從來都沒個譜,孩子看病、上學接送從來就指望不上他。去年12月4日凌晨3時許,救護車載著已接近彌留的呂榕麟急速往他家趕,途經他奉獻了畢生心力的學校,妻子提醒他學校到了,陷入昏迷的呂榕麟無力睜眼,但卻刷地流下兩行清淚,半小時后他在家中辭世;去世前幾個月,他說,“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還有許多事情要做?!庇谑前巡》孔兂赊k公室,拖著病弱的身軀收發郵件、批閱公文,召集學校老師開教研會等,拼命地工作。知情人都說,前期,他將本該用于治療的時間用在了工作上,“拼”的是身體;后期,當得知自己所剩時間不多,他分秒必爭,和癌癥“拼”的是時間,他的一生,拼在了教育事業的最前線。這些細節經新聞披露后,深深感動了榕城。他始終保持共產黨人的先進性純潔性。他的辦公室有兩套桌椅,一套是公家吃飯用的擺在里面很不協調的大圓桌,作小型會議與教育教學研究用,一套是自己掏錢購買的布藝沙發,用來招待客人也方便自己午休和加班熬夜后躺歇。妻子說,這么多年,自己得到的最大的“特殊待遇”,就是當群眾路小學舉辦全國級別的教研活動時,她可以比其他學校領導多帶幾名老師去現場。他還出了一“怪”招:讓學校所有中層以上領導會簽發票,始終讓學校每一分錢、每一件事都在陽光下運行,贏得了“管賬不沾物、理財不沾錢”的口碑。近兩年市教育局組織校長績效考評,他連續兩年滿意率100%。他視責任重于泰山。積極倡導開展創建學習型黨組織和“向我看齊”兩項活動,以活動增進黨組織活力,打造出過得硬的班子和隊伍,學校黨總支去年被評為福建省先進基層黨組織。他把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與廣大教師的師德師風建設捆在一起抓,2005年組織校黨總支帶各黨支部、全體黨員教師向家長、學生、廉政監督員公開承諾廉潔從教,不搞有償補課、托管等,這一抓就是八年,學校風正氣順。
呂榕麟同志是人民滿意的模范基層教育工作者,他始終牢記黨的宗旨,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,以辦人民滿意的教育為己任,致力于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;始終熱愛教育事業,三十年如一日堅守教育崗位,勤勉工作、無私奉獻,把打造一流學校、培養一流教師隊伍作為畢生追求,即使身患癌癥重病,生命進入倒計時,仍然以常人難以想象的毅力拼搏奮斗,堅持與時間賽跑、與病魔抗爭,為人民教育事業燃盡了生命之火;始終注重教學改革,堅持求真務實、真抓實干,勤思善謀、追求卓越,不懈探索科學的治校模式,積極推進教學創新,著力提高教學質量;始終秉持高尚師德,堅持以德育人、以身作則、淡泊名利,從不用手中權利徇私情、謀私利,贏得廣大師生的愛戴和社會的尊重。他的事跡歸結起來就是“一種品格、三種精神”,即:對黨忠誠、信念堅定的政治品格;盡忠職守、勤勉工作的敬業精神;精益求精、追求卓越的進取精神;無私忘我、鞠躬盡瘁的奉獻精神。
呂榕麟同志的不幸去世,是群眾路小學的巨大損失,是福州教育的一大損失,是“全國小學教育界的一大損失”,全國小學教育界的領導、同事,福州市教育系統及學校,群眾路小學以用各種方式表達了對他的哀思與緬懷。中央、省、市新聞媒體,分別以《夙夜在公鑄師魂》《精致治校的教育家型校長》《把學??吹帽壬€重要》《拼盡一生寫教育》《用生命書寫教育之歌》《他關注教育的每一個細節》等為題,突出宣揚了他的先進事跡和崇高精神。
(中共福州市委教育工委、福州市教育局供稿)
亚洲色AV性色在线观无码,高清一卡二卡三卡四免费,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8~2019,最好的中文字幕视频2019下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